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站内搜索

常德人社区

常德人社区 推荐 社会万象 查看内容

江苏靖江侯河石油化工厂地下被指埋毒万吨(图)

2015-10-22 19:04| 发布者: 田野君| 查看: 4234| 评论: 0|来自: 腾讯网

摘要: 云南企业主周建刚买下养猪场,成为养猪场新主人,他挖出了地下埋藏多年的秘密。9月下旬,周向环保部门实名举报废料的源头是两家上市公司:扬农化工(600486.SH)和长青股份(002391.SZ)。2015年9月28日,涉案上市公司分 ...

养猪场老板唐满华死了,身后是养猪场内埋藏的万吨剧毒化工废料,还有10余年的合同、物流清单和账本账册。

▲靖江市侯河石油化工厂老板唐满华。2014年,其因鼻癌病亡。举报人称,2000年后,侯河化工厂专注埋毒

云南企业主周建刚买下养猪场,成为养猪场新主人,他挖出了地下埋藏多年的秘密。9月下旬,周向环保部门实名举报废料的源头是两家上市公司:扬农化工(600486.SH)和长青股份(002391.SZ)。

2015年9月28日,涉案上市公司分别发布公告否认埋毒案与己有关,同时声称与靖江市侯河石油化工厂(养猪场前身,下称侯河化工厂)合作期间,后者具备环保部门批准的危险废物处置资质。

换言之,上市公司认为应该为此负责的是侯河化工厂和负责人唐满华,还有地方政府的监管部门。

唐满华因癌症去世,已经不能反驳。无界新闻记者梳理他留下的三箱证据发现,无论扬农化工,还是长青化工,都不能置身事外。

截至无界新闻发稿,对于周建刚的公开举报,这两家上市公司的监管部门江苏省证监局没有就其相关公告的真实性问题给出答复。

▲养猪场的混凝土下方带毒的秘密埋藏了10年。举报者供图

>>>>养猪场埋万吨毒,上市公司拒担责

9月下旬举报,然后是长久的失联。10月上旬的一天,北京一家酒店的大堂里,无界记者见到了举报者周建刚,他戴着墨镜和长舌帽。媒体的关注没有给这个云南商人太多的安全感。“我得罪的是大财团,证据都放在云南朋友那里。”

此前的公开报道里,这位云南商人回江苏故乡投资,买下了靖江的一家养猪场。不久,多年前治愈的皮肤病复发,他开始怀疑自己居住地的环境问题,并最终发现了养猪场地下埋藏的万吨毒废料。

周建刚说,发现养猪场问题后,自己坐下来想了想,外婆、外公、四婶、大伯父、二伯父、三奶奶、二奶奶、二奶奶大儿子等都各自因各种原因患癌症去世。“对于身边这种严重的环境问题,在环保专家和一些朋友的支持下,我决定实名举报。”

这不是相关公司第一次因环境污染被媒体关注。

▲每“处置”1吨危险废物,长青股份需向侯河化工厂支付200元(含运输费)。在2006年至2007年的部分清单中,每吨废物“处置”价格上升至400元(含运输费)

2011年8月,《中国证券报》报道,1611名仪征市民当时联合签名,要求江苏省环境保护厅和扬州市强化扬州化工园区的规划和环评工作,保障生存环境质量和安全。当地居民指控扬农化工子公司江苏优士化学有限公司和江苏瑞祥化工有限公司污染环境、扰民多年。

《中国经营报》报道,2015年5月,李某、管某因从长青股份运出化工残渣80余吨,交给无资质者处理犯污染环境罪获刑。长青股份工作人员高某笔录证实,2013年,李管二人从长青农化公司运出过两三车危险废物,没有看见他们出具处置危险废物资质的书面材料。

另外,原扬州市江都区政协副主席徐春元受贿一案的判决书显示,去年4月,泰州新引江河发生水源污染,被检出挥发酚超标。央视以《泰州引江河取水口被污染》为题报道该案,直指长青股份。事后,徐春元代表区委区政府帮助协调此事,为感谢徐在协调处理此事上提供的帮助,长青股份高管送给他1万元。

针对周建刚得举报和媒体报道,2015年9月28日,长青股份董事会发布公告称,“有关报道与事实不符”。该公司对投资者及公众作出澄清说明,主要包括侯河化工厂具有经环保部门批准的《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具备危险废物处置资质;双方协议明确约定侯河化工厂责任自负;媒体报道所涉污染物与公司无关等。

当晚,扬农化工亦发布类似的澄清公告,包括双方约定如出现任何事故由侯河化工厂独立承担,公司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处置危险废物。本次报道所涉侯河化工厂可能存在的非法处置危险废物行为与本公司无关等。

这两份公告都立足于否认养猪场地下剧毒废料与自己的关系,将责任归咎于侯河化工厂和政府监管部门,长青股份同时指媒体报道失实。

与此同时,在网络论坛上,匿名网帖开始指责甚至辱骂举报者周建刚,他的头衔包括“庄狗”,指控他借造谣打压股价牟利。周建刚说:“我从不炒股。”

>>>>处理远超批准量,合作远低市场价

唐满华是一个严谨的企业主,他保留了近30年的企业经营资料,最早甚至可以追溯至1987年。侯河化工的财务资料详细记录了这家乡镇企业的经营情况,甚至具体到食堂的一斤蔬菜或一块豆腐。

10月12日下午,在昆明的一家酒店里,周建刚剪开一只编织袋,尘年纸张霉变的气味弥散在客房里。网上实名举报后,早期举报网帖被删除。为了防止证据材料被强行搜走,举报者把这些资料带到云南,分散在七个朋友那里。

“唐满华非常严谨,偏偏又遇到我,要是其他人也许早就把这些当垃圾处理了,好奇心让我一点一点地看他留下的材料。”

这些资料证明,两家涉案上市公司的公告与他们保证披露的内容“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存疑。

▲扬农化工危险废物交换、转移申请表

唐满华的遗物中,关于长青股份的资料保留较为完整。除了2003年10月2日的《协议书》,还有2003年11月18日至2007年11月30日的《危险废物转移联单》(物流清单)和同期的财务发票存根。除了4张单据数目不详,其余48张单据共记录长青股份有5151.3吨剧毒废物残渣运往侯河化工厂。

这个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了主管部门允许侯河化工的废物处置量。根据《江苏省环保厅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颁发情况表》的公开信息,侯河化工厂的经营许可证号是“JS1282OOD123-1”,联系人是唐满华,经营方式是“处置”,经营品种是“菊酯残叶(HW11)200吨/年、废油(HW08)800吨/年”,许可证期限为2011年9月。

国务院《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第十二条第四款规定,经营危险废物超过原批准年经营规模20%以上的,危险废物经营单位应当按照原申请程序,重新申请领取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

长青股份在公告中称侯河化工具备处理废物资质,但这一资质明显违反了上述国务院办法。

无界新闻清点了双方的物流清单,危险废物由货车从江都运往靖江,长青股份的外运目的是“处置”,侯河化工的处置方式是“利用”。

唐满华保存的资料里,还有长青股份的公告中没有提及的内容,那就是剧毒废物的处理价格。

《协议书》和财务发票存根证实,每“处置”1吨危险废物,长青股份需向侯河化工支付200元(含运输费)。在2006年至2007年的部分清单中,每吨废物“处置”价格上升至400元(含运输费)。

这个价格远远低于同期处理同类废物的价格。

公开资料显示,同期长三角地区每吨危废处置价格没有低于1000元的行情,到2015年7月,甚至涨到4500元左右。

一位苏州籍企业主告诉无界新闻记者,这么低的价格,除了掩埋,唐满华不可能有其他办法。“这是基本的常识,谁都清楚,难道长青股份不知道?”

扬农化工与唐满华的合作时间更长,始于2000年,终于2009年。在其举报材料中,周建刚称,扬农化工在10余年里,平均每年向侯河化工移交350吨危险废物。“这是根据当初填埋工人讲述,并结合现有的危险废物交换、转移申请表,危险废物转移联单的相关信息,以及现场填埋位置的面积概况推算出来的。”

这个数量同样超过侯河化工经营许可证每年200吨的处理范围。

需要注意的是,在与侯河化工的协议书中,两家上市公司都同时要求侯河化工在接受及处置过程中,应该严格遵守有关环保、安全规定,否则责任与己无关。

混凝土下面埋藏的剧毒残渣证明,唐满华和他的侯河化工厂未有依法处置这些危险废物。在长达数年的合作中,两家上市公司对此毫不知情吗?

周建刚认为,一次两次不知道可以理解,合作十年都不知道?

按照《江苏省危险废物规范化管理手册》,对危险废物产生单位现场检查的要点中,关于经营许可证制度要求,“转移危险废物的,必须全部委托给有经营资质的单位。要仔细核实危险废物接收单位是否有资质,资质许可经营范围和有效期,必要时上网查询。”这一项相当重要,为否决项,一旦不合格则综合评估不达标。

也就是说,两家上市公司在委托处置时,对侯河化工厂的资质和处理能力是知情的,但仍然委托了远远超过这一能力的危废品数量。

>>>>濒倒如何得资质?埋毒有惊却无险

不仅如此,侯河化工厂的财务资料表明,工厂在事发期间处于濒临倒闭状态,并不具备处理危险废物的能力。

靖江侯河石油化工厂始建于1987年。在长三角地区,这是乡镇企业狂飙突进的年代,农民发现在土地上盖工厂的收益远远大于种庄稼,大大小小的工厂就走上了属于它们的舞台。

“我厂位于靖江市马桥镇侯河村,北毗邻太兴界河,东邻广靖高速公路。西面有一条宽约4米的村级水泥路,路边有一个大鱼池,东、南两边是农田。”那些年,唐满华在介绍侯河化工厂的位置时时常这样说。

界河是泰州市的一条外流河,东西两端都通往长江,其下游是无锡、南通、张家港和上海。

正常时期,侯河化工生产喷枪油、燃料油,供应本地及苏南地区。1993年,侯河化工出现在中共侯河乡的10个先进供销企业名单里。2000年以后,对外业务退化为埋毒。

侯河化工厂衰败最直观的表象是2000年前尚有货车运货出门,此后只见货车空着出去,它们进厂之前满载农药味的废渣废液。

这些废渣废液去哪里了?

“我问老商(前员工),他说唐满华让人埋在工厂地下。”周建刚说,工人不够时,唐满华经常让附近农民进厂卸货,剧毒废物都是用桶装的,农民们把桶拿回家,洗干净后装东西。“桶上写着长青或扬农。”

对唐满华来说,埋毒之路并非一帆风顺,结果有惊无险。

2004年5月30日,第408号国务院令颁布《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对危险废物经营企业实行许可证制度。同年,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和国家发改委联合发文,印发《全国危险废物和医疗废物处置设施建设规划》。

这并没有影响唐满华继续埋毒,这是侯河化工厂最后十年的全部收入来源。

▲举报之后,云南商人周建刚带着证据长时间失联。王去愚 摄

不仅如此,侯河化工厂2006年《现金日记账》表明,除了厂长唐满华,侯河化工只有7名员工,每月全部薪资合计为2600元。每个工人月平均工资不到400元,远低于靖江当年590元的月最低工资标准。

从工人薪资看,当时侯河化工厂濒临倒闭,很难说聘请了技术工人。上述《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第五条要求,申请领取危险废物收集、贮存、处置综合经营许可证的企业,必须有3名以上环境工程专业或相关专业以上职称,并有3年以上固体废物污染治理经历的技术人员。

不过,这也没有影响唐满华在2006年获得处置危废品资格。

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靖江市环保局局长朱靖称,环保局此前多年对唐满华埋毒一无所知,直到周建刚举报。朱靖同时透露,侯河化工厂先后于2005年、2006年两次获得处置危废品资质,有效期至2011年。

2012年10月,侯河化工厂注销1年后,唐满华在原址饲养生猪。华顺生猪养殖有限公司取代侯河化工厂,出现在界河南岸的剧毒废料填埋场上。又过了两年,唐满华死于鼻癌。

作为养猪场新主人,周建刚说:“唐满华的鼻癌发现得早,但最后发病又很突然,他没有来得及处理后事,包括侯河化工场的这几袋文件。”


打赏鼓励一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