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站内搜索

常德人社区

常德人社区 首页 社会万象 查看内容

河南鹤壁浚县老人杀子村民联名求情:他被打得管儿子喊爹(图)

2015-12-24 14:12| 发布者: 田野君| 查看: 5278| 评论: 0|来自: 腾讯网

摘要: 2012年秋后的一天傍晚,河南省鹤壁市浚县白寺乡白寺村村民李正国(化名)将其排行老三的独子李小伟(化名)杀死后,悄悄投尸于自家门前的水井中,一年多后河南省浚县公安局接到告发。

目前只有李正国60多岁的妻子独居在此,记者抵达时家中无人,已经泛黑的木门上“合家欢乐”的对联已经褪色。

康长海手指的土坑就是当年藏埋尸体的水井,如今已荒废。

核心提示

法制晚报讯(记者 杜雯雯)2012年秋后的一天傍晚,河南省鹤壁市浚县白寺乡白寺村村民李正国(化名)将其排行老三的独子李小伟(化名)杀死后,悄悄投尸于自家门前的水井中,一年多后河南省浚县公安局接到告发。

与普通杀人案不同的是,在该案的审理过程中,河南省浚县人民法院收到了白寺村村委会出具的一封联名请愿书,全村117位村民联名为李正国请愿,希望法院对其从宽处理。

近日,根据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性,并考虑其归案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河南省浚县人民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李正国犯故意杀人罪,但考虑到这起杀人案的特殊情况,依法从轻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

作为请愿书上的签字人之一,白寺村治保主任康长海向法制晚报记者讲述了李正国杀子背后的无奈:“这孩儿不争气,之前就坐过牢,出来后常年酗酒殴打他爹娘,实在是没任何办法了,他爹实际上是为民除害,只是方法不对。”

村民印象儿子将父亲捆树上殴打逼其叫“爹”

今年54岁的康长海(文中对话简称“康”)是白寺村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负责村里的治安工作已经18年,他家离李家走路不过四五分钟的距离。据康长海讲述,李小伟曾因奸淫幼女罪和盗窃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和6个月,出狱返家后的李小伟并未因此改变,反而经常酗酒殴打父母,康长海也曾多次出面到李家调解。

法晚:平日里村民们对李小伟都是什么印象?

康:这孩儿懒得不像样,一直也没结婚,平时除了抽烟就是喝酒,啥活儿也不干,经常打他爹妈,打得恁狠,村里人都知道。

法晚:有什么事是让您印象比较深刻的?

康:几年前,他把他爹绑到树上,用树头(树枝)戳他爸,让他爸管他叫爹。不叫就只管打,他爹被打得受不了了就叫,给他儿子叫“爹”啊,叫完还让他爸给钱。还有一次,他妈在村里卫生院住院,被他从卫生院一直打到了马路上,好多人都看到了。

法晚:村里有人出面去劝诫、制止过他吗?

康:有,村里去调解过很多次,但没用。我们也是听说,这个小孩小时候是他奶奶惯的,要啥就得给啥。

李小伟以前和村里的王老六关系不错,但后来因为他打他父亲,王老六看不过去把他(李小伟)也打了。他真的不争气,后来都没什么人理他了。

法晚:之前他曾因奸淫幼女和盗窃服刑多年,回来后有什么改变吗?

康:没有,一点没有变化,你吓唬他他都不害怕,如果有变化他就不会这样对他父母了。当年受害的小妮(当地方言,指小女孩)才十来岁,也是本村人,后来搬走了。当时大家还说“兔子都不吃窝边草,何况那小妮和他还是一个队的。”

父亲杀子将儿子砍死抛尸指认现场时欲自杀

2012年秋后的一天傍晚,李小伟再次喝醉,殴打了其父李正国之后便昏昏睡去。趁着儿子熟睡,李正国用家中的菜刀砍伤李小伟的头部致其死亡,随后将尸体用棉被和油布裹好。投入了离家仅数米的养鸡场旁边的一口水井中。

2013年底,河南省浚县公安局接到李正国杀子一事的告发,对此事进行侦查。2014年6月,李正国被刑事拘留,次月被逮捕。

法制记者:村里人是什么时候知道李正国杀子的事情?

康:差不多是去年夏天,就是警察后来来村里我们才知道。

法晚:李小伟在村里消失了近两年,村里人就没议论怀疑过?

康:我们还问过,他父母说出去打工了,现在都兴打工,当时这么说我们也没怀疑。

法晚:你最后一次见到死者李小伟是什么时候?

康:是去给他们家调解的时候,他家条件不好,他非要吃鸡蛋和肉,他自己不做饭,说他妈不管他,把他妈打了。

法晚:你最后一次见到李正国是什么时候?

康:具体时间我记不太清楚了,应该是去年夏天,有一天晚上10点多,他被刑警大队带回村里指认,没戴手铐也没戴脚镣,大概在尸体挖出来的前一天吧。有警车把他拉过来,一边一个警察架着他,就在他家南边那间屋里,一开始他还是不承认自己杀了儿子,说“我就这一个儿,我等着他给我养老送终呢,咋会杀他?”

后来派出所的人叫了钩机(小型挖掘机)到他家门口的水井开始挖,在门口他突然拿了一把菜刀要割脖子自杀,幸好被拦下来了,后来他被架到警车里,在那里承认了。后半夜他又被带走了。

法晚:当时尸体挖出来的情况你还记得吗?

康:记得,我一直都在。埋尸体的那口井就在他家门口很近的地方,有五米深。他爸说杀了李小伟后,把尸体用被子裹住,被子外面又裹着油布,怕尸体在水井里浮起来还压着石头。

当天晚上挖了一些,因为天气预报说可能要下雨,他们(警方)怕雨太大万一塌方影响尸体,到第二天天亮了我们又才继续挖。挖出来的时候都没有化尸,因为下面和空气隔绝了,温度湿度相对稳定。

法晚:指认的时候死者母亲也在现场吗?

康:当时他母亲因为脑血管病一直在住院,她是后来才知道的。

家境贫寒年收入仅千元村里为残疾母亲申请低保

12月23日下午,法制晚报记者来到白寺村,顺着村中加油站旁的小道走了几百米,找到了李家房屋所在。在一片枯草背后,李家红色的矩形砖砌房屋门紧闭,三扇泛黑的木门上贴着已经褪色的“合家欢乐”、“五福临门”、“财源广进”对联。记者从村民处打听到,死者李小伟在家中排行老三,他还有两个姐姐,婚后都已离开本村,李正国出事后,只有他60多岁的妻子在此居住,家中无人是有事外出了。

法晚:他父母性格怎么样?平时身体状况如何?

康:他爸平时性格不烈,说话声音也不大,大家村里平时相处得比较好,他母亲也是这样。他母亲一条腿残疾、一条腿有点偏瘫,能走路,走得一瘸一拐,脑血管也有病。他父亲身体也不好,有高血压。

法晚:李小伟和两个姐姐的关系如何?

康:他有两个姐姐,大姐在外打工,二姐在鹤壁另一个县,他跟两个姐姐关系不怎么样,没钱了也找她们要。他也打过她们,姐姐们都不敢招惹他。他二姐搬到隔壁县城后,他问爹妈姐在哪儿住,大家都不跟他说。

法晚:他们家的经济情况在咱们村里是个什么水平?

康:家里确实是穷,最低的收入水平吧。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到外面打工,留在村子里的老人平时以种玉米、小麦为生,后来他父母年纪大了,干不动了,地都包给别人,之前他家砌了个养鸡场,如果有人需要养肉鸡可以租出去几个月,一年收入也就一千多块钱。

法晚:平时他们家在村里有比较亲近的亲戚朋友吗?

康:很好关系的没有,就是普通村民的相处,没有好得很的。

法晚:现在他母亲年迈独居,还生病,怎么解决生活问题?

康:她两个女儿有空到这儿也会给她钱。考虑到他家的实际情况,今年村里刚给他母亲申请了低保的手续,低保也分级,如果是一级低保,一个月能有百十块钱。她其他也不买啥,就买菜吃点饭。看看到年关有没有啥救济的,给她弄点救济,能补贴点补贴点,这家人太可怜。

联名请愿

村民称他是为民除害

“只是方法上不太对”

据人民网报道,李正国杀子一案在审理过程中法院收到了117名村民自发联名的请愿书,希望对其从宽处理。浚县法院在审理此案时,对117名村民的请愿书进行了参考,依法酌情做出了判决。时至今日,《法制晚报》记者在白寺村内采访时,村民们谈起李正国杀子的行为,对其充满无奈。“实际上他是为民除害,只是方法上不太对,但也是没办法的事。”一位77岁的李姓村民说。

法晚:村里人都怎么看李正国杀儿子这个举动呢?

康:都很同情,小孩打他父亲打得他受不了,他(李小伟)要是不打他爸打恁狠,亲儿子哪能下去手啊?

法晚:当时联名签请愿书的时候是出于什么样的想法?

康:咋想法?当时出于同情他爸,这个小孩呢确实是真不行,不争气啊。真是没一点法儿了,他爸才对他下手。他爹要是能忍肯定下不去手,那是亲儿子啊。

法晚:当时咱们写联名信这个想法是怎么来的?

康:当时这个事儿案发以后,他父亲被带走了,他母亲正好在县医院住院,家里头没有人,后来大家一听说,村里人都很同情,就选了代表签字,签字的有村干部,也有普通村民。

法晚:当时信上写了什么还记得吗?

康:具体我记不清楚了,就是联名保李正国,用普通信纸写的,大家都签字了,我也签字了,那时候还没判。稿件统筹:朱顺忠

文并摄/深度记者杜雯雯

发自河南鹤壁


打赏鼓励一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